“奇葩”不奇葩,法律來說話
——評《有一種奇葩證明叫“繼承公證”》
我要糾錯【字體: 默認 】【打印【關閉】
稿件來源:公證文選微信公眾號發布時間:2021-08-16 11:55:00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 一個外國人

“奇葩”不奇葩,法律來說話 ------評《有一種奇葩證明叫“繼承公證”》

張亞 江蘇省無錫市錫城公證處

       見到朋友圈轉發文章截圖,才知道有高手寫了一篇文章。特意網上搜索《齊魯晚報》2018年A2版的文章《有一種奇葩證明叫“繼承公證”》,細讀了幾遍,不禁拍案叫絕,油然而生一種感覺,叫“不吐不快”。




       特意把報紙電子版截了一張圖,看不太清楚,介紹一下:題目叫《有一種奇葩證明叫“繼承公證”》,題目左邊稍低一點的位置,四個字是“一家之言”,下方的“于立生”三個字應該是此文作者的姓名。不知道是本名還是筆名,暫且稱之為“于先生”吧。

       在此之前,我本人并不認識于先生,和于先生也無交集,亦未拜讀過于先生的任何大作,此次隔空崇拜,想來總要有個大致了解才算禮貌,所以百度了一下,并截圖以饗諸君。




       不知百度到的“于立生”是否為此篇文章的作者“于立生”,如果不是,在此表示歉意,想來于先生不至于說我侵權或大不敬之類。

       看得出來,于先生寫這篇文章之前,是有充分的醞釀過程的,絕對不是信口雌黃,胡說八道。何以見得?

       首先,說一說文章的標題,“有一種奇葩證明叫‘繼承公證’”,標題即是論點,開門見山,振聾發聵,令人警醒。又緊扣熱點話題,從而緊緊抓住讀者的心,讓讀者有了讀下去的欲望。有一個如此好的題目,于先生的文章成功了一半。

       其次,從文章總體結構來看,比較的正規,和中學時候的“根據材料寫一篇議論文”結構類似。文章在第一自然段先概括材料主要內容:“不久前,江蘇淮安市民錢先生的父親病逝,他打算把父親住房公積金賬戶里的余額取出。住房公積金中心要求他到公證處對繼承這筆款項進行公證;淮安市公證處則要求他證明“我爸是我爸”。(5月28日江蘇衛視)”,緊接著后面幾個自然段進行分析。到了該由材料提煉觀點時,作者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論點引而不發,半推半就,吊足了讀者的胃口。

       再次,于先生通篇文章有論點有論據有結論,尤其難能可貴的是,還提出了解決問題的辦法,如神來之筆,可謂是畫龍點睛,值得稱贊。

       以上幾段內容,我也是有理有據,證明了我的觀點“于先生寫這篇文章之前,是有充分的醞釀過程的,絕對不是信口雌黃,胡說八道?!敝皇撬较拗迫?,不知道我有沒有說服諸君?

       我充分論證了于先生不是信口雌黃、胡說八道,是為了說明這篇文章的作者是根據自己的能力、水平認真構思這篇文章,并不代表我認可于先生的觀點。在我看來,于先生寫出了符合自己水平的文章,但觀點很難讓人信服。







       如文中所言,戶口簿上顯示了什么內容無從得知,但也不妨礙于先生可以就此得出結論。不過我想說的是,即使沒有單位、社區能出具證明,尚有證人可以作證,“于錢先生而言,簡直成了不可完成的任務”這個結論,下的太早,也太武斷!而且,于先生還發問:“固然,配偶、子女、父母同列法定繼承的第一順序繼承人,可是,《繼承法》中又有哪條哪款規定需要開具相關證明呢?”問的好!不懂就應該問!向別人請教,并不是丟人的事兒。相反,我們還看到了于先生謙虛、謹慎的學習態度。根據“誰執法,誰普法”的精神,我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的相關法條貼出來,給于先生們看一下:

       第二十七條 申請辦理公證的當事人應當向公證機構如實說明申請公證的事項的有關情況,提供真實、合法、充分的證明材料;提供的證明材料不充分的,公證機構可以要求補充?!?/p>

       第二十八條 公證機構辦理公證,應當根據不同公證事項的辦證規則,分別審查下列事項:

       (一)當事人的身份、申請辦理該項公證的資格以及相應的權利;

       (二)提供的文書內容是否完備,含義是否清晰,簽名、印鑒是否齊全;

       (三)提供的證明材料是否真實、合法、充分;

       (四)申請公證的事項是否真實、合法。

       于先生,你還覺得淮安市公證處的公證員是“振振有詞”嗎?有沒有覺得公證員是依法辦事且業務熟練?

       說到戶口本的事情,于先生,給你出個公證機構的公證員們天天都要做的類似判斷題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回答回來的:張三(男)家的戶口本里共有四人,其中,①戶主記載為:張三,②李四與戶主關系記載為“配偶”,③李五與戶主關系記載為“翁婿”,④李六與戶主關系記載為“父女”。你猜猜看:1、張三與李四可能是什么關系?2、李四和李五可能是什么關系?3、李四和李六可能是什么關系?李四和李六可能是什么關系?

       這不是故事,也不是腦筋急轉彎,也不是笑話,這是基本的技能。大膽試試看!

       題目有點難了,話題有點遠。言歸正傳,再把于先生的文章截個圖。




       于先生揣測了一下開具相關證明的目的,話鋒一轉,“誰主張誰舉證”,差點扭斷了我的脖子。好熟悉的語言,在哪里見過呢?想起來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為什么我想到的是民事訴訟法,而不是刑事訴訟法或行政訴訟法呢,因為我想公證的事情畢竟沒有上升到行政或刑事的高度,所以猜了一下。)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焙蒙詈竦墓α?,于先生定然是一位法學泰斗!因為于先生對訴訟中的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信手拈來,不著痕跡。不過理解起來確實挺費勁的,疑點太多:1、當事人向公證機構申請辦理繼承公證,為什么要公證機構提供材料呢?難道不應該是辦事的人提供相關材料嗎?2、當事人向公證機構申請辦理繼承公證,是對抗的關系嗎?不然為什么需要對雙方的舉證責任進行分配呢?3、誰主張誰舉證?當事人到公證機構申請繼承公證,這算不算一種主張?公證機構有什么主張呢?難道公證機構的公證員也想主張繼承那份遺產?于先生,你老是泰斗,要不你再發一篇文章,把這個問題給我們解釋一下?




       于先生通過周密的論證,最后給社會大眾指了一條陽光大道,建議住房公積金的繼承可以從“公證制”轉為“聲明公告制”,明確了具體的操作流程,并且指出了這個設計的合理性:出了問題,訴諸法院,進行權利厘定,畢竟還是有權利救濟渠道的??陀^的看,此舉確實解決了現實中的諸多難題,比如開證明難、多跑路等,也很有可能是此類繼承以后可能的發展趨勢。但我想請教于先生幾個問題:

       1.“聲明公告制”如此美好的制度應該如何設計?這一美好制度在現實操作的時候,需要提供相應的證明材料嗎?比如關系證明、身份證明之類?

       2.住房公積金的繼承適用“聲明公告制”,那房產繼承、銀行存款繼承、車輛繼承、淘寶店鋪、手機號碼、公司股份等等一系列繼承是否同樣適用呢?畢竟這個制度是如此的美好。

       3.于先生的意思,就是先做著,出了問題到法院訴訟去,畢竟也是有救濟途徑的嘛。好主意!我想讓你猜一下,去法院訴訟需要證據材料不?是不是適用“誰主張誰舉證”?一審不服去二審,說不定還要再審,你猜哪個時間更久?

       4.于先生的意思是“不怕錯,只怕你不做”,可一般來說,預防的成本會低于糾錯的成本。你反其道而行之,可曾進行充分的調查、論證?

       5.等出了問題去訴訟,理論上沒有問題,可公積金管理中心算不算把這個繼承業務做錯了?要不要追究責任?到時候于先生會不會又發上幾篇文章,口誅筆伐,只希望你不要在文章中建議:以后應該讓公證機構辦理繼承。

       于先生的文章看完了,但我的話還沒有說完。

       初看于先生的文章,我以為于先生是一位資深記者,接著看,我又覺得于先生似是一位評論家,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我覺得于先生是一位法學泰斗,看到最后,我又覺得于先生是一位憤世嫉俗、涉世未深的文化斗士,姑且稱之為軍事家吧(我絞盡腦汁,與斗-戰斗-有關的,那大概也許算是軍事家了吧),讀完全文,回顧一遍,我覺得于先生應該是一位在中學里面教語文的教育家,再回顧一遍,覺得于先生置現有法律于不顧,另辟蹊徑,天馬行空一般的暢想繼承應該是如何如何,又覺得像極了科幻作家、童話故事作家、寓言故事作家……最后,我終于明白了,于先生應該集以上所有榮譽于一身,可謂之“雜家”:軍事家之中最像資深媒體人的,資深媒體人中寓言故事寫得最好,寓言故事作家中最懂法律……

       法律,是很專業的,即使是法學泰斗,還有很多問題存在爭議,何況我們普通大眾?法律的事情,我們無法做主,但我們的思維方式,我們可以努力嘗試改變,比如加強學習,拓寬視野,提供自己的修養。再不濟,我們還可以讓自己不要亂說話、少說話。

       吐完之后,果然痛快了很多……

(責任編輯:楊奕)
0
 
通知公告
·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公告
·司法部關于任命牟海容等350人為公證員的決定
·中國公證協會招標代理機構考核遴選結果公告
·中國公證協會招標代理機構遴選文件
·中國公證協會食堂食材供應商考核遴選文件
·司法部關于任命周曉鋼等103人為公證員的決定
· 中公協召開八屆十次常務理事會
· 中公協八屆十二次會長辦公會召開
· 中公協黨組理論學習中心組召開學習會
· 郝赤勇到儋州和三亞調研指導工作
· 四川省公證協會召開六屆六次會長會
· 烏蘇市公證處參加公證律師黨支部活動
版權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第一页